您当前位置:梁河纪检监察>> 要闻摘编

特写 | 从园夏村的嬗变看扫黑除恶打伞带来的成效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:2020年06月30日 点击数:

“我们村终于有自己的文化广场啦,占地近10亩呀。”近日,说起即将开建的文化广场,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园夏村村民开心不已。

 园夏村的嬗变新生得益于广州市纪委监委集中攻坚“打伞破网”,铲除涉黑涉恶腐败和“保护伞”滋生土壤。

昔日的园夏村,以村党总支部原书记刘杜棋为首的黑恶势力长期霸占村内土地,垄断村里的水电、煤气以及啤酒供应,村民苦不堪言。“我们村本来就不富裕,经过刘杜棋这么一搞,比其他村起码落后了十年。”每每提及刘杜棋涉黑团伙,村民们都非常气愤。

2018年4月,针对园夏村涉黑涉恶案件暴露出基层党组织被黑恶势力把持问题,由市纪委监委包案领导牵头组织召开会议研究部署,做实做细查办案件后半篇文章,确保整改措施落地落实。

“园夏村案暴露出少数村社党组织软弱涣散、村社干部队伍建设薄弱,村社管理特别是‘三资’管理混乱等突出问题。”白云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该案“腐中有黑,黑中有腐”情况突出,涉案人数和罪名众多,既是村社干部滥用职权、挪用侵占、以权谋私的典型腐败案件,又是黑恶团伙实施犯罪的系列案件。此外,该团伙通过陪同赌博等“温水煮青蛙”方式和大肆行贿等手段,让太和镇党委原书记刘参议变成其“保护伞”,形成了以“伞”保黑、以黑获利、以利贿“伞”的恶性循环。

如何以扫黑除恶惩腐“打伞”成效推动基层常治长效,是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根本胜利的关键所在。

“园夏村是白云区打响扫黑除恶‘第一枪’的行政村,经大量走访,我们发现推进不规范合同清理、提高分红收入成了村民最急切的呼声。”2018年8月,白云区纪委监委干部梁莎被组织选派为驻园夏村第一书记,上任伊始就遇到了难题。第一经济社30多名社员围住村委,要求帮忙追回该社一处被欠缴达13年之久的物业租金。该物业公司此前与刘杜棋签订合同后将180万元一次性付给了刘杜棋,钱没有进村集体账户。

经过4个月的反复沟通、耐心协调,园夏村终于与物业公司达成协议,对方不仅将180万元归还第一经济社,还重新签订了合同,按照每月每平方米3元的新价格给付租金。这是园夏村清理的第一单不规范合同。自此,该村攻坚克难,全力推进合同清理工作。截至目前,需要清理的70宗合同中仅剩下2宗因历史遗留问题尚未完成整改。此外,针对涉黑涉恶团伙参与违法建设、垄断村内产业获取暴利等特点,白云区把斩断涉黑涉恶团伙赖以生存的经济链作为重点,共推动清拆涉黑涉恶团伙违法建设6万多平方米,同时推动相关职能部门对全区农村“三资”合同进行全面清查整改。

村社换届选举实行“六公开”,设立村社监察站,建立村社干部廉政档案,推行村社干部“三述”制度,出台防止村社干部利益冲突若干规定,制订村社干部廉洁自律行为规范和廉洁履职正负面清单,推动实施党务村务财务公开“白云模板”……针对案件暴露出来的基层治理问题,白云区纪委监委开出多剂“药方”,强化对基层干部尤其是村社干部履职的闭环监督。

如今的园夏村道路平整,环境焕然一新。村里风水塘边的树荫下,三三两两的村民们聚在一起闲话家常。“以前这里脏乱差,这一年多来村容村貌有了大改观,祠堂前还修建了篮球场,大家的休闲去处更多了。”第二经济社社长颜镜彬感叹。

“去年我拿到手的分红就翻了不止一倍,咱们村的发展越来越有盼头了!”提起村里的变化,第一经济社社员老林笑眯了眼。据统计,通过合同清理,园夏村集体收益增加了约1100万元,从今年开始村收益将超1300万元。目前,白云区问题合同已整改5万多份,整改进度超98%,各村社已追回拖欠租金6.8亿元,并通过重新公开交易等方式为村社每年增收1.6亿元。

而在村民林素斌看来,比分红增收更让她有安全感的是村务信息更加公开透明了。“以前获取村务信息的渠道只有现场开会,具体村里干了什么,租金多少,我们村民尤其是在外工作的年轻人并不清楚。”林素斌说,“现在通过微信公众号就能了解村务动态,不仅如此,在相应的微信群里,具体事项的负责人也都能对接上。”

据了解,白云区在所有村和经济联社开设村务公开微信公众号的基础上,还将村务公开内容延伸到经济社,进一步扩大公开范围、提升监督实效,实现村务大事小事“一键链接”。

(作者:广州市纪委监委)

相关动态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版权所有 梁河县纪律检查委员会·梁河县监察局 

会员登录  滇ICP备12006519号